培训平心
学校
平心
疫情1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优秀作文 > 优秀作文 >
我的妈妈
因梳头发发起战争的妈妈
 
我算是一个留守儿童,常年和爷爷奶奶一起住。为了避免奶奶给我梳各种让我无法出门的发型,我早就学会了自己梳头发。因此,我留给我妈给我梳头的机会并不多,可她并不好好珍惜。
 
美妙的一天往往是从早上的梳头战争开始。本是母慈女孝的温情场景,她总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我弄哭。
 
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发生在大年初二。大年初二的妈,往往很亢奋,那是她们新年第一次回娘家的日子。这一天对我妈至关重要,她往往要以最饱满的精神风貌去见她的父母和姐妹。我妈自然是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的,而我爸、我哥和我当然也不可以有任何差错,大到衣服,小到鞋子和发型,都必须要符合标准。大年初二,我们一家四口在我妈的指令下活得像支队伍。
 
那天,我平时的梳头技术自然是达不到我妈的标准的,她必须亲自动手。开始没多久,在多次疼到以嗷叫抗议无果之后,我只能用哭反抗,并且捂住头躲着不让她梳。我妈见我又哭又躲,当场发飙。
 
母女的战争中,永远不缺一个和事佬,我爸来了。我爸打着圆场说:“哎呀,你妈不会梳,我来,我会梳,我来给你梳。” 不得不说,我爸梳得确实不疼,但他哪里会梳头发,只是想方设法保证头发不散,梳成什么样子,只能另当别论了。
我就顶着那样的头发去了外婆家。作为过来人的外婆看到我第一眼就猜到了所有情节。在帮我重新梳头的时候,我妈又和外婆起了争执。外婆提议扎一个马尾即可,简单大气;我妈反对,女儿还小,双马尾显得活泼可爱。
 
我已经不记得谁赢了,但是现在看来,母女之间的战争并不会随着一个人长大和另一个人变老而草草结束。
带着“破相”的我去照相的妈妈
 
那年我大概七八岁,骑着儿童版自行车行驶在一座几乎没有护栏的桥上,结果连人带车掉下去了。降落的过程中,我不巧被自行车划破了脸,伤口就在离左眼不到一厘米的地方。
 
后来,我缝完针从医院回了家,每天要去当地的诊所打吊瓶消炎。当时脸因为缝合已经肿到无比怪异,左眼几乎睁不开,两眼之间还绑着一块难看的白色纱布。这就是我妈从外地赶回来时能看到的我的样子。
 
但是,我妈看到我这副模样后,并没有上演一幕我所预测的类似母亲抱住女儿心疼地无以言表的场景。更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妈带着这样的我去照相馆拍了张照片。那张照片大概可以取名为:漂亮的她和丑陋的我。
 
虽然那张照片因为后来家里失火葬身火海,但印象中的那张照片里,我妈穿着一件她特别喜欢的深红色绒布旗袍,嘴角微微上扬,旁边站着一副生无可恋模样的我。
我后来也怀疑过我妈是不是我亲妈,但是我爸的回忆打消了我的疑虑。据说,当时我妈接到爷爷有关我骑车掉下桥的电话,泪如雨下,不顾晕车即刻赶回老家。在肯定了我妈还是爱我的这一事实后,我就觉得我妈特酷,跟别的妈都不一样,以致后来每次别人问我脸上的疤是怎么来的,我都要把拍照这个事情讲一遍,末了还要添一句“你看我妈酷吧,天下第一酷”。
 
直到前几年,我妈和我聊起来她有件喜欢的旗袍被火烧了还蛮可惜的,我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如果当时我妈在接到电话时急得泪如雨下,是怎么做到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还不忘带上她那件心爱的旗袍的?
在搓澡时尤为要强的妈妈
 
“我有一个要强的妈妈,记得小时候,我妈骑自行车带我,我脚卡车轮里了,我妈感觉蹬不动,就站起来蹬。”
 
很多人应该都很熟悉这个段子,而且觉得特别有共鸣,毕竟,谁还没有一个要强的妈呢?我妈也很要强,给我搓澡时体现得尤为明显。
 
说南不南,说北不北的我们家乡江苏也是有洗浴文化的。每年冬天,跟我妈一起去公共澡堂洗澡是我挺期待的一件事。从准备干净的换洗衣服和洗澡必备品的时候,心情就开始飘逸了。到了洗浴中心,买票,奔更衣室,换鞋,脱衣服,进浴室,马上开洗。温热的水包裹着你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水到之处,寒冷被驱赶,剩下的只有舒服。等到泡得差不多时,酷刑就要开始了。
 
那粗糙的澡巾,在妈妈们的手掌下,喇过女儿们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会留下一道道深红的印痕,并伴随着女儿们的一声声嗷叫。我观察过很多对在澡堂的母女,绝大多数的女儿是逃不过母亲的手掌心的。浴室是一个有魔力的地方,它会把每个带着女儿去的母亲变成“虐童者”。
 
我除了要忍受我妈对我身体上的攻击,还要忍受她对我精神上的侮辱。我妈经常边搓边说,你太脏了,你看看,你自己看看,实在太脏太恶心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替别人搓背。由于我妈过于想要把我清理干净,我常常被她搓破皮,几天以后还会掉痂的那种。
 
我妈通常也会留给我反击的机会——让我给她搓澡。但其实,很多女儿在给妈妈搓澡的时候,都下手很轻。在收到母亲再使点劲的指令时,女儿们往往会尝试性地加大力度后还要反问一句“这样行不行,要不要轻一点”,但是结果往往是母亲对其力度还不够的抱怨。
 
妈妈真是一群特别奇怪的生物。我妈给我堂姐搓澡,我姨给我搓澡,下手和心态都很平稳,但是我姨也会把她的女儿我堂姐搓破皮。我妈在我给她搓过以后,还是会花钱再搓一遍,这样她才觉得算是真正洗了澡。
 
即便被我妈搓得嗷嗷叫,我还是很替我哥遗憾,他没有这样的机会。

来源: www.sxjzxny.com